您的位置:永華首頁 >> 紅木文化
紅木文化
自然高雅的紅木藝術

 

   紅木以其色澤絢麗、紋理精美、材性穩定的品質,歷經數百年的考驗,在眾多優良木材中脫穎而出,當紅木的木性邂逅能工巧匠的靈性與人性,便有了明清紅木家具,精妙的木作技術將創意和靈感傾注到了一塊塊木頭上,這就有了紅木家具的自然高雅、超逸含蓄的神韻,紅木飄香,氤氳在我國傳統文化長廊中,闡述著力學、幾何學、哲學與文化的不落言詮的奧秘,也彰顯著中式古典生活的美學價值。摩挲著紅木家具,就宛若撫到了歷史文化、民族特征、審美情趣和文化傳承留下的那層包漿。紅木家具因歷史而精彩,歷史也因它而藝術。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菩提。在我國傳統的器物類文化中,紅木也像玉、金、象牙等一樣,成為了寄托傳統文化、闡釋民族精神的載體,通過紅木來追求文化意境和審美意趣。木材皆有紋理、有木性。紅木有材,歷數百年風霜雪雨方能成材堪用,有如天降大任于斯人;紅木可塑,紅木質地堅硬,在能工巧匠手中能變成精美的藝術品,紅木之材是可雕可造之材;紅木質實,紅木質量大、密度小,給人以厚重、質樸的感覺,有誠懇踏實的君子之風;紅木有香,紫檀、花梨、香枝、酸枝等紅木天然有淡香,香芬沉郁凝重,絕無庸脂俗粉的浮華;紅木有恒,紅木制品堅實耐用,歷經歲月洗禮、砥礪而不減神韻。

 

   從代表清貴典雅文人文化的明式家具開始,紅木家具的價值很大程度地體現在它豐厚的文化內涵上,其發展過程中,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文化的積淀。紅木家具能從形制反映出的禮制與倫理、從工藝反映出的精進與和諧、從用材反映出的堅韌與傳承,從色澤反映出的內斂與質感,甚至一處邊角、一根線條都可以從中國古典生活中找到依據。
明代與清代的紅木家具一簡一繁、各有千秋,達到了簡約與繁復的兩個極致,共同鑄造了我國家具藝術的巔峰。

 

   明式紅木家具簡約到了“多一分則太多,少一分則太少”的妙境,形成了“精、巧、簡、雅”的鮮明特色:簡,即造型簡練,線條流暢,不事張揚,卻深得內斂之道,往往是寥寥線條和簡潔造型,便形成了簡約卻不失穩重,疏朗且又空靈的靜美;雅,即風格清麗脫俗,古典端莊。紅木家具文化淵源起于文人墨客,明代文人祟尚“雅”,這一審美追求體現在家具上,則為其增添了裝飾樸素、色澤和紋理清新自然的文雅,絕無矯揉造作之弊。如,裝飾圖案多選松、竹、蘭、梅等有濃郁文人情結的題材;精,即選材精良,制作精湛,多為硬度極高,木性穩定的名貴木材,采用榫卯結構,舍得精雕細琢下功夫;巧,即制作精巧,設計巧妙,制作時盡可能地考慮把材質優良、色彩美麗的部位用在家具表面或正面明顯的位置,且重視與廳堂建筑相配套,家具本身的整體配置也主次井然,裝飾環境、填補空間的作用很巧妙。

 

   清式紅木家具的形成大致分為三個階段:在康熙前,大致保留、延續著明式家具的風格和特征;康熙末,經雍正、乾隆,至嘉慶,這一時期是清朝的盛世時期,隨著手工藝的高度發展,紅木家具藝術逐漸改變了明式的簡練格調,家具用材厚重,形體龐大,品種追求創新, 選材廣泛,材質講究,做工精細,重雕刻,裝飾繁復,藝術風格上融會中西,大膽借用西方文明,形成了造型渾厚、莊重,裝飾上求多、求滿、求富貴華麗的清式風格,其觀賞品鑒價值遠超家具本身;道光以后至清末,因國力衰退,紅木家具受到了外來影響,裝飾過多,甚至堆砌,不講究木材,作工也較粗糙。


   隨著中式生活理念的回歸,紅木家具的美學價值和收藏價值愈加受到重視,在傳承與創新上,紅木家具文化并沒有固步自封,抱殘守缺,而是不斷創新,創造出很多既保持傳統文化也符合現代審美觀念的家具。


 


      
日期:2017-01-21 瀏覽人數:2252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