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華首頁 >> 紅木文化
紅木文化
從《星球大戰》中的明式家具說開去…

《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相信對于很多人來說并不陌生,而有趣的是,小編發現在電影中的外星居所內,中國傳統家具——交椅和南官帽椅驚喜亮相,與西方家具身處同一空間中,交相輝映。這是跨越國界的中西文化碰撞與融合,向觀眾傳達中國古典家具獨特的審美情趣。


2002年《星球大戰2:克隆人的進攻》中出現南官帽椅


2005年《星球大戰3:西斯的復仇》電影中出現交椅


中國古典家具制造經歷了從萌芽到鼎盛、由簡陋到繁美的發展歷程,重實用與觀賞,并留下了眾多稀世珍寶,其中以明清家具為首,時至今日依然光華奪目,在世界家具領域中享有盛譽。


圖源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賞》

 

在古典家具中,椅子的結構最為復雜,工藝考究,且又是與人朝夕相伴,而通過椅子,我們得以窺見古人燦爛的文化遺存,感悟古匠們的造物智慧。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一書中,將椅類家具分為靠背椅、扶手椅、圈椅、交椅。出現在電影畫面中的交椅和南官帽椅當屬中國古典坐具中的經典器型。

交 椅

交椅,分為直后背和圓后背。其中圓后背交椅在古代屬于顯示特殊身份的坐具,多設在中堂顯著位置,有凌駕四座之勢,俗語還有“第一把交椅”的說法,得以證明它尊貴而崇高的身份。

 

在各種明朝流傳至今的家具之中,以圓后背交椅最為罕有。現時已知尚存的明代圓后背交椅只有不足30張,其中一張私人珍藏于2019年9月13日于佳士得紐約“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拍賣中呈獻。

拍賣市場上的最貴“交椅”

北京保利2018秋拍“逍遙座——十面靈璧山居甄藏重要明清家具”專場中,【明末清初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圓背交椅】備受矚目。

 


 

 

該椅現場以1300萬元起拍,以2380萬元落槌,加傭金最終以2737萬元成交,打破了中國嘉德2014年秋拍“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專場中,晚明黃花梨圓后背交椅2357.5萬元的成交價,成為拍賣市場上的最貴“交椅”。


永華家具 圓后交椅

 

選料大紅酸枝,椅圈曲線弧度柔和自如,線條流暢,整體制作工藝考究,扶手處做成鱔魚頭式,端莊凝重,后背椅板上方施以浮雕開光,雕工精致簡約,透射出清靈之氣。


前足底部安置腳踏板,裝飾實用兩相宜。扶手和后腿連以金屬制聯幫棍,在交接之處用銅裝飾件包裹鑲嵌,不僅起到堅固作用,更具有點綴美化功能。

官帽椅

官帽椅因像古代官吏所戴的帽子而得名。


分為“四出頭”(搭腦和扶手都出頭)和“南官帽”(搭腦和扶手無一出頭)。官帽椅四平八穩,視覺凝重,堪稱明清椅類的代表。

 無上精品  

明紫檀扇面形南官帽椅


這款椅子是王世襄“明式家具十六品”之凝重派的代表作,也算得上是王世襄如數家珍的一件家具,并收錄于其《明式家具珍賞》一書中。

 

明紫檀扇面形南官帽椅 上海博物館藏

 

這件座椅尺寸碩大,在明式造型的紫檀椅子中尤為罕見。它通體使用上等的紫檀木,結合流暢的曲線設計,彰顯深沉挺勁之感。


座面前寬后窄相差15厘米,前、后邊框向前弧凸,座面呈扇面形,極為罕見。全身素面,少用線腳。座面下三面安洼堂肚券口牙子,牙條上起飽和的燈草線裝飾。不論審美價值還是使用價值,這件南官帽椅都具有特殊的地位。

 

王世襄對它的評價:“設計者特意采用回婉的曲線,使上下和諧一致。此椅四具一堂,尺寸碩大,紫檀器中少見,造型舒展而凝重,選材整潔,造工精湛,不僅是紫檀家具中的無上精品,更是極少數可定為明前期制品的實例。”

 

扇形南官帽椅靠背上雕刻的牡丹



后來這把椅子連同王世襄其余家具共七十九件,經手香港莊貴侖出資購得后,全數捐獻給上海博物館。


椅子整件造法除了有結構的功能外,更有完美合適的細節,使整件產品有更長久的觀賞趣味,也令看似平淡的南官帽椅顯得不簡單。

 

 

永華家具 大紅酸枝 明式南官帽椅 63cm*50cm*101cm


 

此椅的美,就在于線條的裝飾,使整體飽滿,富有立體感,匠人精巧細致的手藝在此得到了完美呈現。


靠背呈“S”形,坐靠舒適,扶手彎曲有度,符合人體工程學,背板光素,整體端莊大氣又不失靈動秀麗,既充滿古意,又精巧別致。同時工藝精良,有讓人眼前一亮之感,值得細細品味。

在未了解明式家具前,很多人光憑表面視覺判斷明式家具設計過于平淡,簡單。而事實上,當你真正深入地認識了明式家具,你會發現看似簡單的背后,蘊含的是家具本身巧妙的構思、玄妙以及工藝上的難度,時至今天,依然值得我們細心觀賞。


用簡單流暢的線條為你娓娓道來明代文人的審美意趣和其本身蘊含的藝術趣味,這才是明式家具的最高境界,相信這也是讓西方人為之著迷的原因所在。

 


      
日期:2021-03-26 瀏覽人數:291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